由 florence 發表的所有文章

第一份中文版自由開源授權條款「COPU 開源公共許可協議 v.1.0」草稿淺析

文章原刊登於自由軟體鑄造場的法律專欄

感謝Lucien在本文寫作期間參與討論。

~~~~~~~~~~ 本文開始 ~~~~~~~~~~

上週,中國開源軟件推進聯盟(China OSS Promotion Union, COPU,註一)發布了「COPU 開源通用許可協議 V.1.0(以下簡稱「COPU-1.0」,註二)」的草稿,整份授權條款由簡體中文撰寫而成,為全球第一份中文的自由開源授權條款,因此本期的法律專欄將對 COPU-1.0 草稿做一個概要的介紹。不過由於中國大陸的用語跟台灣有所不同,為了避免辭彙轉換過程無法精確表達原簡體中文的詞意,因此本文在涉及說明 COPU-1.0 草稿內容時,將優先採用草稿中的用語,還請讀者自行參照本文末所附的辭彙對照表,來了解 COPU-1.0 草稿中辭彙相對於台灣的一般用詞(註三)。

【草擬背景與目的】

根據中國開源軟件推進聯盟官方的新聞稿(註四),由於中國當地社群對於既有的自由開源授權條款大多不了解,許多專案並不知道該如何選擇授權條款,而即使選擇了,可能也不是那麼切合該專案的狀況,導致在後來的運用上產生了一些問題;此外,目前常見的自由開源授權條款均是以英文撰寫而成,這對於中國大陸的社群成員來說並不容易了解,同時在商業運用上也發生過,因為企業審核英文授權條款的時間較長,而導致自由開源專案與企業的合作時程必須推延二個月的狀況。鑑於這些問題,因此中國開源軟件推進聯盟與北大法學院專家合作,制訂出 COPU-1.0 的草稿,一方面協議採用中文撰寫,解決英文所造成的隔閡問題,另外一方面,目前公開草稿內容、徵求當地社群成員意見,期望透過這樣的互動,來提升中國大陸社群對於智慧財產相關議題的關注。

繼續閱讀 第一份中文版自由開源授權條款「COPU 開源公共許可協議 v.1.0」草稿淺析

《失根的年代》之一:藍色的烙印

我出生在民國六十年代初期,是一個生長在政治傾向深藍家庭的小孩,我的童年與青少年時期是在台灣的戒嚴之下度過。我記憶的總統是蔣經國,而我當年在念國中時,女生的頭髮必須剪到在耳上一公分才算及格。這個藍色的烙印嵌入我靈魂的深處,伴隨著我到目前為止四十多個年頭,不時地在我的生命中浮現出來。

我的父親是位退伍軍人,同時也是黃復興黨部(註一)的黨員,他一生忠黨愛國,對於中國共產黨、民進黨與台獨思想等,是深惡痛絕。在政局與社會動盪不安的民國三十年代,為了讓自己可以三餐溫飽,還是個十五、六歲毛頭小子少的父親,也跟許多人一樣去從軍,並隨著國民政府一起遷徙到了台灣。在數十年軍旅生涯的影響下,即使父親非常聰穎,也喜歡閱讀各類書籍,但是個性也不免變得封閉、權威與不知變通,因此父親與家人的溝通方式不是雙向,而是是單向,他的決定就是溝通對象的決定。他對於我的家庭管教訂一些規矩:小三開始到小六畢業為止,每天練書法一小時;到國中畢業為止,每天9點必須上床睡覺;到大學畢業為止,不能交男朋友,不能打工;大學寒暑假在家住的期間,不能在外過夜,必須回家睡覺(註二)。他對於「民主」、「自由」等概念的理解,是來自於主動閱讀與自我思考延伸的結果。還記得我還是小學生的時候,有次學校要調查學生家庭背景狀況,問卷調查表上密密麻麻一堆字,有許多我不知道該如何回答的問題,我因此拿回家給父親看。那張大紙上的問題我至今都忘了,除了一題:家中的管教方式?答案有有民主、權威等等幾個選項,當時的我並不理解什麼是權威、什麼是民主,不過父親直接告訴我勾民主,因此,我在父親的指示下乖乖地勾了民主。當時我滿心歡喜,覺得自己有個民主的父親,真是件非常值得驕傲的事情! 繼續閱讀 《失根的年代》之一:藍色的烙印

簡論自由開源軟體的著作權適格及其態樣

本文原本刊登在自由軟體鑄造場的法律專欄,主筆是Lucien,以Lucien之前為"IFOSS Law Book“第二版所撰寫的「台灣專章」為基礎來延伸撰文,我負責閱讀與提供德文資料、共同討論與潤飾文字,因此Lucien為本文的第一作者。

這篇文章以大型的自由開源軟體專案(Free and Open Source Software Project, FOSS Project)為客體,討論FOSS Project應該屬於我國著作權法上的的哪一種著作型態:共同著作?衍生著作?抑或者是編輯著作?FOSS Project對應到這些不同的著作型態會產生結構不同的著作權人組成與著作權保護期間,但是這樣的問題並沒有被充份討論過,因此這篇文章嘗試進行這樣的邏輯分析。

文中提到德國著作權法第9條結合著作(Compound Work/Collective Work),是一個台灣著作權法所沒有的著作型態,但是我覺得相當適合套用在大型、融合許多第3元件的FOSS Project上,若是要為自由開源軟體在台灣著作權法上爭取一個明確身份的話,德國著作權法這樣的規定相當值得參考。

~~~~~~~~~~ 本文開始 ~~~~~~~~~~

林誠夏、葛冬梅/文

自由開源軟體專案 (Free and Open Source Software Project, FOSS Project),其在著作權法上的保護地位,與一般電腦程式無異,因電腦程式受法律保護所必須具有的創意性與科學性,在 FOSS Project 上一項也不缺少,然而,FOSS Project 的撰寫與創作過程,卻迥異於一般傳統的私有軟體 (proprietary software),以至國際間許多與自由開源軟體相關的司法訴訟,其在進行初始法律關係的分析時,亦不乏從其著作權類型如何歸屬討論起,例如 2011 年德國柏林地方法院 AVM vs Cybits 一案的判決,便曾在言詞辯論時,就嵌入式韌體裝置上各元件應歸類於哪一種著作類型而展開討論(註一)。 繼續閱讀 簡論自由開源軟體的著作權適格及其態樣

釋出源碼時常見的考慮因素與授權條款的選擇:以單一著作權人的軟體專案為例

最近接觸到一個想要釋出源碼的專案,該專案程式碼的著作權利全部歸屬於單一著作權人,因此這個專案可以選擇的自由開源授權條款很多,能變化出來的授權模式(licensing model)也十分多樣,不過由於著作權人的目的相當單純,主要就是希望釋出源碼。不過一個軟體專案釋出源碼還會產生附帶的效應,這些效應會隨著授權條款的改變有所不同,為此我簡單整理了一下採用自由開源模式授權出來的專案可能會產生哪些重要的效果,以及有哪些條款可以產生這些效果,內容不見得完整,但是可以用來初步了解一些常見的考慮因素與授權條款之間的關係。。

當然,每一個軟體專案的狀況不一樣,要考慮的因素也不盡相同,因此以下內容對於軟體專案著作權人單一或單純的情況較為適用,例如:著作權人僅有二人,而這二位著作權人剛好為好友,對於軟體專案未來的規劃想法一致,很容易取得共識。若是專案著作權人為不易產生共識的多數,又或者專案利用到GPL授權的第三方程式碼時等狀況,這時候本文內容的參考價值就沒那麼高。不過若是一個軟體專案還處在初期開發階段,是否採用第三方程式碼尚未確定,專案將如何被散布利用也還在規劃當中,本文的內容則可以在討論、選擇授權條款/模式時,一個蠻好的參考資料。

由於專利是另外一個專門的議題,因此這篇文章也沒有將專利授權納入考量因素之內。

最後,由於篇幅有限,因此以下內容並沒有針對個別授權條款的內容與特性多加說明與闡釋,對於個別授權條款的內容與性特請參見所附連結的文章。

1. 希望軟體專案具有快速的擴散性與高度的發展性

可以採用BSD、MIT、Apache-2.0這些單一條款來授權。

這些條款的特色在於使用者義務很少,僅有在散布的時候必須保留著作權聲明與免責聲明,但是並沒有義務一定要將程式源碼提供給予取得程式的後手。由於義務規定如此少,因此這些條款授權的軟體很適合用來開發閉源的商業產品。Windows作業系統中有應用許多自由開源軟體 (FOSS),這些FOSS大多都是BSD、MIT或Apache-2.0等條款授權的。不過相對地,這樣的授權特性雖然有利於專案的散布,但也同時便利其他開發者修改後發展出其他的應用或功能。

BSD介紹:
http://www.openfoundry.org/tw/legal-column-list/524–bsd

MIT介紹:
http://www.openfoundry.org/tw/legal-column-list/513–mit

Apache-2.0介紹:
http://www.openfoundry.org/legal-column-list/8581-the-elaborate-license-apache-20?lang=tw

繼續閱讀 釋出源碼時常見的考慮因素與授權條款的選擇:以單一著作權人的軟體專案為例

從自由開源軟體授權看庶民式法律時代的開展契機

這一陣子因為太陽花學運有感,因此與Lucien共同完成了這篇文章,寫作時間有些倉促,內容也許諸多不周,歡迎批評指教。

文章原刊登於自由軟體鑄造場的法律專欄

~~~~~~~~~~ 本文開始 ~~~~~~~~~~

黑白兩分的解讀模式,通常並不十分適用於自由開源軟體授權條款 (Free and Open Source Software license, FOSS license) 的內容解析,因為其論理與轉譯之間,常有灰色難以完整譯解的區段。對於單方面的軟體工程師或是法律從業者,可能在理解與應用上都不是那麼容易上手,這是因為許多著名條款的編撰過程,是透過科技人與法律人不間斷的對話,而共同修訂出草稿,再經過反覆的辯論與釋疑,才逐步達到共識完成定稿。著名的 GNU GENERAL PUBLIC LICENSE Version 3 (GPL-3.0) 是如此;而在開放內容領域方面國際化的「創用CC 授權條款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亦是透過此種不斷調整對話的方式來完成編撰!可以說,要真正透徹了解自由開源軟體授權條款的內容與細節,必須兼有軟體工程學與法律學上的基礎知識,而除此之外,部份的自由開源軟體授權條款及其共工模式還有一個特點,是使用者單單觀察條款本身所可能忽略掉的,就是這些公眾授權條款雖然具有一般傳統法律文書的外觀,論其本質與撰寫過程,卻具有從下到上,草根性民主參與的反轉意義。

Clay Shirky- How the Internet will (one day) transform government - Talk Video - TED_1395719295526
▲ 圖1:"How the Internet will (one day) transform government" by Clay Shirky in TEDGlobal

繼續閱讀 從自由開源軟體授權看庶民式法律時代的開展契機

自由開源軟體不收取授權金之特性

本文原刊登於自由軟體鑄造場的法律專欄

~~~~~~~~~~ 本文開始 ~~~~~~~~~~

不收取授權金是自由開源軟體的一大特性,這其中牽涉到的智慧財產權種類包括了著作與專利兩類,雖然法律專欄在過去發表過許多相關的文章,不過都是屬於細部的分析,並未有統合性的介紹,也沒有對於這個特性形成的緣由加以說明,因此本文將針對這些過去所未說明過的部份進行統合性的介紹,同時針對常被併同提起的商標權加以說明,供想要深入了解自由開源授權特性與成因之讀者參考。

繼續閱讀 自由開源軟體不收取授權金之特性

GPL 與常見授權條款相容性淺析

本文原刊登於自由軟體鑄造場的法律專欄

~~~~~~~~~~ 本文開始 ~~~~~~~~~~

GPL 是被廣泛採用的自由開源授權條款,不過由於 GPL 具有授權拘束性,衍生程式必須仍然適用相同條款授權(註一),所以在利用上會需要注意與之結合的程式碼授權內容是否相容,因為與之結合的程式碼一旦成為 GPL 衍生程式,就代表著在散布時必須要透過 GPL 條款來授權散布,若是其原本的授權內容與 GPL 不相容,會讓使用者無法同時符合兩份條款的義務規定,進而可能發生侵權利用的狀況。

因此本文將以 GPL-2.0 與 GPL-3.0 這兩份授權條款為中心,來說明目前常見授權條款是否與之相容,進而讓讀者了解哪些常見授權條款的程式碼可以與這兩份 GPL 條款的程式碼結合之後一起散布(註二)。

LC_201401_img1
▲ 圖1:GPL 衍生程式結構示意圖。

繼續閱讀 GPL 與常見授權條款相容性淺析

好有心機的詐騙電子郵件 (scams email)

今天收到一封詐騙電子郵件,跟一般不太一樣的是,內容如下:

Hello Dear  Florence  Ko

Please I want to have a deal with you.

( I am Miss Ehmy Ashima ) I was engaged to a foreign contractor, whom I had a child for ,In the same year he was attacked in Somalia by rebels.

Before the incident happened ,he shipped some refurbished mining machines to a firm in Monrovia on an agreement to be paid after 3 months upon the receipt (which precisely was to be June 2008) before the incident happened.

And ever since that 2008 ,I have have been thinking that the relative would come to us or contact us ,which as a result ,I opted not to contact the firm till I speak with them to discuss about the debt ,which has taken too long to wait for more time as I believe they probably might not know about us.

Due to challenges ,I decided to come to the company ,which I have met their management with a resident lawyer that I hired to assist me .After several meeting ,they demanded a letter of surety from the lawyer to enable them release the money to me but the lawyer is demanding to speak with the family before he can sign for the surety ,and there is no way I can get to the family as I never met with them for the first time and I don’t want the lawyer to know of that.

Please I am craving for your cooperation (by the virtue of your same family name) to stand as a relative to speak as the family representative please ,I am willing to offer 25% of the payment to you as a deal and agreement.

Please help me ;there is no risk of any problem, the lawyer just want to speak with the family member to be sure of their knowledge over my pursuit of the payment before he can sign for the payment to me ,and I don’t want to tarry to connect him to the family to avoid misconception please.

Ehmy Ashima.

繼續閱讀 好有心機的詐騙電子郵件 (scams email)

自由開源軟體預設的不附隨保證與擔保特性

本文原刊登於自由軟體鑄造場的法律專欄

在我跟Lucien所進行的企業演講中,通常一開始會先說明自由開源軟體的基本授權特性,而在經過多年的討論與反芻之後,目前我們歸納出來的自由開源軟體授權特性有六項:

  1. 開放程式源碼
  2. 不限制授權對象與使用地域
  3. 不收取授權金
  4. 授權不可撤回
  5. 不附隨擔保
  6. 釋放四大自由給予後手

不過並非每一項特性都有專論文章來說明,此外又或者是即使有相關主題的文章,但是由於早期撰寫文章時,對於跟主題相關內容的掌握度並不夠,所以文章內容並不完整,所以我從2013年11月開始,針對這六大特性來撰寫法律專欄文章,補強過去所有沒有談到的內容,因此2013年11月的「從開放源碼的理想到提供源碼的義務」就是針對第一個特性所撰寫的文章,而2013年12月所撰寫的這篇文章則是針對第五個特性。

接下來幾個月應該還會有這樣的文章出現,也許下一篇會寫跟第三個特性有關的文章吧!

~~~~~~~~~~ 本文開始 ~~~~~~~~~~

自由開源軟體在散布的過程中,並不收取使用上限定時間、範圍,與對象的授權金(註一),而雖然非授權金性質的其他收費名目是可以要求的,但在大部分的狀況下ー例如透過公開的網路空間平台提供下載,也不會收取其他費用,也就是原則上,自由開源軟體的授權人並不會因為散布自由開源軟體獲得任何的金錢利益,因此相對地,這些授權人並不承諾自由開源軟體的功能一定完美無缺、不會造成使用者有任何損失。這種不附隨保證或擔保承諾,是自由開源軟體的一大特性。不過,這樣的特性,並不等於自由開源軟體的授權人或使用者,可以免除遵守各國法律的強制規定與禁止規定,因此,當授權人或使用者違反法律的強制規定與禁止規定時,還是一樣必須依照法律的要求來負擔一定的責任。本文以下將會針對自由開源軟體這種不附隨保證與擔保的特性加以說明,同時也將舉例說明違反強制、禁止規定的狀況,以協助讀者更進一步了解自由開源軟體的授權特性。

繼續閱讀 自由開源軟體預設的不附隨保證與擔保特性